基督徒如何理解和承受人生的苦难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最近开始细读《哥林多前书》··|,读的是英文NASB版本··|--。一边读··|,一边按照自己的理解翻译一次··|--。读到四章9——13··|,我有些震撼了··|--。

 

9  For,I think, God has exhibited us apostles last of all, as men condemned to death;because we have become a spectacle to the world, both to angels and to men.

 

10  Weare fools for Christ's sake, but you are prudent in Christ; we are weak, butyou are strong; you are distinguished, but we are without honor.

 

11  Tothis present hour we are both hungry and thirsty, and are poorly clothed, andare roughly treated, and are homeless;

 

12  andwe toil, working with our own hands; when we are reviled, we bless; when we arepersecuted, we endure;

 

13  whenwe are slandered, we try to conciliate; we have become as the scum of theworld, the dregs of all things, even until now.

 

中文和合本的翻译是这样的:

 

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10  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你们在基督里倒是聪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藐视··|--。  

 

11  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

12  并且劳苦··|,亲手作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    

13  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

 

我按照我的理解··|,翻译成这样:

 

9我认为··|,上帝已经在一切之事的最后时刻··|,把我们列为使徒··|,仿佛人类针对死亡而审判··|--。因为对于世界而言··|,一方面对于天使而言··|,另一方面对于人类而言··|,我们已经变成了一道奇怪的现象··|--。

 

10、因为基督的缘故··|,我们是一些傻瓜··|,但是你们在基督里却是精明的··|--。我们是软弱的··|,但你们却是强壮的··|--。你们是名声远播的··|,但我们却是不受尊重的··|--。

 

11、就当下的这个时刻而言··|,我们饥饿又干渴··|,我们衣不遮体··|,我们被人粗暴地对待··|,我们无家可归··|--。

 

12、我们用自己的双手辛劳工作··|--。当我们被辱骂的时候··|,我们就祝福··|--。当我们被迫害的时候··|,我们就忍耐··|--。

 

13、当我们被诽谤的时候··|,我们就尝试着去安慰··|--。我们已经变得像这个世界的泡沫一样··|,我们好像万事万物的残渣··|--。甚至到现在··|,还是这样··|--。

 

为什么我会在这样的文字面前震撼呢··|,因为我如此清晰地看见了基督徒的苦难命题··|--。保罗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总是处在一系列醒目的苦难之中:

 

——人们不理解基督徒的行为··|,基督徒在别人的眼里··|,是一群“怪人”;

——相比于人们的聪明··|,基督徒被误认为是一群“傻瓜”;

——是一群无力的“软弱之人”;

——是一群“不受人尊重的人”;

——基督徒总是处在“饥饿”、“干渴”、“缺衣少穿”的状态;

——基督徒常常被别人殴打;

——基督徒常常无家可归;

——基督徒总是劳碌··|,辛苦;

——基督徒总是被辱骂;

——基督徒总是被迫害··|,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基督徒总是被诽谤;

——基督徒在别人眼里好像是一群没有价值、没有效用的人;

——基督徒好像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

  

事实上我知道··|,基督教思想史意义上··|,甚至有“苦难神学”这样一个思想的流派··|,可见苦难的命题多么重要··|--。

 

苦难命题之所以成为一门思想史的流派··|,是因为其中隐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悖论:

 

——人类的心灵渴求··|,是爱··|--。

——苦难命题无所不在··|,好人受难··|,成为世界的常态··|--。

——如何把爱与苦难容纳成一个稳定的认识论命题··|,成为理性的难题··|--。

 

基督信仰沿着一种稳定的三一秩序··|,为人类的苦难命题提供了一个终极的解决方案:

 

——相比于上帝的无限、整全和完美··|,人类处在有限、局部和有罪的境况之中··|,这意味着人类的苦难挥之不去··|--。因此··|,人类必须无条件学习“直面苦难”··|--。

 

——人类以上帝的无限、整全和完美为参照系··|,展开对苦难的改进过程··|,这是一种次优的“改进过程”··|,因为人类的力量有限··|,无法抵达最优··|,所以人类希望抵达这样的局面:在全部人都没有变得更坏(evil)的前提下··|,至少有一个人变得更好(good)··|--。

 

——这样的一个人··|,并无可能由有限、局部和有罪的人性自发产生··|,必须由高于人的意志和人的道路的上帝··|,赋予人类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好人··|,由他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的苦难命题··|--。这样的一个“降临”的好人··|,身处于苦难之中··|,成为一切苦难中最终极的苦难··|,也就是说··|,他以苦难的方式··|,胜过了所有的苦难··|,成为“苦难拯救”··|--。

 

必须要承认··|,从人类的主观偏好的角度看··|,人类无法完全理解这样的苦难解决方案··|,所以··|,关于苦难命题··|,人们展开了太多的沉思··|--。

 

比如尼采就曾经认为··|,必须由人自己来承担自己的命运··|,尤其是要承担苦难的命运··|--。尼采的意义在于··|,他首先承认人的苦难挥之不去··|,然后他把苦难的解决方案完全放在了人的自身··|--。这样的思辨方式··|,必然导向了尼采的强力意志和超人崇拜··|--。汉斯昆认为··|,尼采回避了苦难形成的终极原因追问··|,丢失了对人性的绝对怀疑精神··|,并破坏了人性的普遍的有限性、局部性和有罪性秩序··|--。尼采的问题意识看上去很狭隘··|,境界不够开阔··|,“人自己成为了人类无边苦难的被告”··|,然而这样的被告··|,却没有一个高于人类的审判者··|,因此必须把人类中的某一个人从人群中抬高··|--。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问题的焦点在于对人的认识··|,人无力把自己从苦难之中拯救出去··|--。这是理解圣经苦难观念的基准点··|--。人是有限的、局部的、有罪的··|,这是苦难存在的原因··|,也是苦难成为世界常态的原因;无限的、整全的、无罪的上帝之子耶稣··|,当他披戴人的身体··|,降临在这个苦难的世界上··|,意味着他立刻处于“苦难常态”之中··|--。与人类的“被动苦难”不同··|,耶稣是“主动苦难”··|--。他完全无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成为苦难的最高形式··|--。那些追随耶稣的使徒··|,所追随的正是耶稣的“主动苦难”··|--。保罗就是这样的“苦难追随者”··|--。

 

这构成了关于苦难的一个三一模型:

 

——苦难常态(秩序)

——主动苦难(耶稣)

——追随苦难(使徒)

 

立足于这个苦难的三一模型··|,基督徒的苦难观念显得标新立异··|,卓尔不群··|--。是的··|,基督徒不是为了摆脱苦难··|,而是承受苦难;基督徒不是在苦难中绝望··|,而是在苦难中抗争;基督徒从不幻想自己解决苦难··|,而是将苦难的解决方案交托给上帝··|--。

 

所以··|,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说出了他的观点:苦难就是得胜··|--。“十字架上的上帝不是通过力量和荣耀来将自己彰显··|,而是在苦难和十字架上显示给人··|,使罪人能够得以因信称义”··|--。“十字架代表上帝的愤怒与咒诅··|,也代表上帝的祝福与慈爱··|--。”由此··|,马丁·路德认为··|,人生没有任何苦难是上帝胜不过的··|,十字架的苦难、十字架的死亡··|,就是最大的胜利··|--。当你看见十字架高举在你的视野之中··|,你看见的是苦难被高举··|,看见的是上帝之子因为苦难而得胜了··|--。


潘霍华(D. Bonhoeffer ··|,19061945)的苦难观··|,立足于基督的主动苦难的事实··|,“人类的苦难是参与上帝的痛苦”··|,“参与”的观点··|,就是主动受难的意义指向··|--。参与苦难··|,体察痛苦··|,靠着基督胜过苦难··|,是基督徒与异教徒完全不同的地方··|--。基督徒通过对苦难的主动追随··|,参与上帝的痛苦··|,分担上帝的痛苦··|--。这样的参与和分担··|,是生命的必修课··|,只有那些用于参与上帝苦难的人们··|,才有资格分享上帝胜过苦难的荣耀··|--。事实上··|,正是因为这样的“主动苦难”观念··|,潘霍华毅然决然地从美国回到德国··|,要与魔鬼希特勒决一死战··|--。

 

卡尔·巴特(Karl Barth··|,18861968)的苦难观··|,立足于生命的过程意义··|--。“苦难的经历可以改变人的生命”··|,他认为··|,苦难神学是一种“经验神学”··|,受苦的经验可以带给一个人全然不同的感受··|,使人生命改变··|--。因此··|,基督徒最大的功课··|,是努力理解苦难的目的和意义··|,而不是试图通过信仰摆脱苦难··|--。

 

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1926年-)是盼望神学的代表性学者··|,“透过苦难认识上帝的爱”··|,这是他的苦难观··|--。“苦难”只能由“苦难”来克服··|,创伤必须要由创伤来治愈··|,“人类有罪的苦难··|,要由爱和公义的苦难来克服··|--。只有爱的苦难才能战胜饥荒、战争、瘟疫、疾病和丑陋··|,爱的苦难不是回避苦难··|,而是接纳苦难··|,治愈它们··|--。”理所当然··|,莫特曼所指出的爱的受难者··|,就是耶稣··|--。人类历史事实上是一部“好人受难记”··|,好人受难··|,才是真正的苦难··|--。从约伯到耶稣··|,事实就是如此··|--。感谢上帝··|,在人类的苦难历史当中··|,上帝从来没有隐藏··|,上帝与受苦的人们同在··|,《以赛亚书》63.9说:“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人类的苦难解决方案在上帝这里··|,因他的鞭伤我们得到了医治··|,因他所受的刑罚··|,我们得到了平安··|--。所以基督徒的苦难观如此清晰:没有苦难··|,就没有爱··|--。没有爱··|,就没有盼望··|--。

 

是的··|,上帝怜悯人的有限··|,同情人面对苦难命题的软弱··|--。耶稣的另一个名字··|,“以马内利”··|,是上帝对人类的承诺··|--。耶稣是与人同在的上帝··|--。基督不仅仅安慰受苦之人··|,而且直接参与在人们的苦难之中··|--。

 

对于受苦的人而言··|,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人了解他的苦难、认同他在悲惨世界中的境况··|--。

 

《耶利米哀歌》如此陈述··|,“一个人在他的少年时代就承担了重担··|,这是美好的事情··|--。”

 

大卫围绕苦难··|,写下这样诗篇:“他从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他救我脱离我的劲敌和那些恨我的人··|,因为他们比我强盛··|--。我遭遇灾难的日子··|,他们来攻击我;但耶和华是我的倚靠··|--。他又领我到宽阔之处;他救拔我··|,因他喜悦我··|--。”

 

而耶稣更是直接明白地告诉我们,“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果博娱乐_果博娱乐官网_果博东方官方网站 - 分类 果博娱乐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