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命:生命与慧命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七日觉「家」主题的心灵写作已经闭幕三天了··|--。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一旦重新阅读觉友们的文章··|--。又似乎马上重新回到了那个场域之中··|--。

这期很多新觉友··|,但是无论是他们对七日觉的适应度··|,还是他们对内在探索的深度··|,都不能用「新」这个词来形容··|--。我想··|,唯一的解释是··|,他们早就是七日觉这个能量范围中的一员了··|,只是晚来相认了些时日而已··|--。

接下来几天会集中分享一些文字··|,全部是从这七天参与了「家」主题不同面向向内探索写作的觉友作业中选取··|--。希望对有缘看到文字的人有些许触动或启发··|--。

嫣璐:七日觉「家」D4 阴影与挑战 


新买的植物到了家··|,虎皮兰、长寿花、富贵竹、小豆苗··|,用手捧上土给它们一一培好··|,浇上水··|,放到好看的花盆里··|--。 夜很静谧··|,蝉在窗外叫··|,微风吹动房间的藏式门帘··|,门帘上吉祥结轻轻摆动··|,送来丝丝凉意··|--。 

 “我再也不要把自己交给任何人··|,无论是什么鬼神还是菩萨!”依旧记得不久前··|,我给一位姐姐打电话··|,字字珠玑··|--。 然而··|,说着说着便哽咽了··|,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 

这是第几次被“抛弃”了|-··?在我的人生中··|,全心全意地付出··|,得到的却是一次次的伤害··|--。 最深阴影的是第一位男友的背叛··|--。无意间打开他的博客··|,看到他与另一位姑娘的深情表白··|,接着他没有了音讯··|,连分手都没通知我··|--。 

那一年··|,我疯狂地给他写信··|,给他家里打电话··|,问他最好的朋友··|,想获知他的情况··|--。 “他不值得你这样··|--。”那位朋友对我说··|--。但我想不通··|,当初··|,是他先向我表白的··|,怎么最后却是我被甩··|--。 我以自虐的方式··|,去看他博客上更新的一篇又一篇情话··|,都是写给其他的姑娘··|--。 我逼自己看··|,咬着手指··|,钻心地痛··|,唯有这痛才能提醒我··|,我被抛弃了;也唯有这痛··|,让我知道我与他还连接着··|--。 紧抓着不放··|,就像抓着一根满是刺的荆棘草··|--。 

多年后我才反应过来··|,其实自己并不那么喜欢他··|--。男朋友··|,不过是我与母亲对抗的筹码··|,你看··|,我是有人爱的··|,而且他才华横溢··|,是新概念作文的冠军得主··|,这证明了我的价值··|--。

现在··|,我和室友交流··|,说到男女恋爱中的心理投射——自己渴望却没有的价值··|,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追求交往··|,然后以为占有了那个人··|,便是自己拥有了那部分价值··|,实际上··|,

那个人是谁··|,你根本就不曾认真去了解··|--。 有一部小说··|,叫《爱上爱情》··|,潜台词··|,爱上自己在爱情里的感觉··|,本质是一个人的独角剧··|,偏拉着另一个人来演··|--。 而我知道··|,我的自我价值低··|,自尊感低··|,在恋爱这件事情上体现得一览无余··|--。就在前男友把我甩了许久后··|,我竟然还约他见面··|,送他一本满是深情的书··|,对他劈腿、了无音讯的事只字未提··|--。 当然··|,那一次也是我在心里默默和他告别··|,希望他幸福··|--。(多年后醒悟··|,应该一巴掌给他上去!还祝福他幸福|-··?真是恨自己不成钢··|--。) 

命运的齿轮继续转动着··|,接下来便是在职场··|--。 尤记得应聘一家很有情怀的公司··|,和面试我的女总监相谈甚欢··|,一见如故··|,后来她成了我的上司··|--。 她定我的职级为主管··|,推荐我给大BOSS··|,处处维护我··|,支持我;然而不到半年··|,我们便从一开始的惺惺相惜··|,到后来她未通知董事会··|,擅自我把辞退··|,一个月后她也离职··|--。 什么叫相爱相杀!我却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事|-··?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讨人喜欢··|,每次都受宠若惊;当投入全部感情··|,誓死效忠时··|,又为什么会被无情抛下|-··? 我搞不清这复杂的人际状况··|,我也搞不清我自己··|--。 “别爱那么多好吗|-··?”一位喜欢的乐队主唱对我说··|,他又加了一句··|,“我们都是爱不够的人··|,对吗|-··?” 悲壮··|,沉重··|,苦难··|,贫穷··|,不顺··|,磨难重重……文艺青年们还要给它加上点浪漫色彩··|,做个美图秀秀··|,顾影自怜··|--。 

我不要一直在苦难里打滚··|,做一个苦难专家··|,到老了对自己的苦难一件件拿出来··|,如数家珍··|--。 生命··|,难道不是要活出智慧吗|-··?人··|,不是要追寻真理吗|-··? 我停下了··|,反思着··|--。发现自己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乐于助人的人··|,然而却时常会迎合他人··|,不坚持自己··|,甚至耗尽自己去满足别人的需求··|--。 

我想起了我与母亲相处的模式··|,一旦我不满足她的要求··|,她便会威胁我:“你如果不听话··|,我就不管你了··|--。”这“不管”便是生命危机呀!于是··|,我只有讨好··|,委曲求全··|,获得生存的机会··|--。 我毫无尊严地“讨好”着有权威的人··|,他们是我母亲的延伸··|,当人一旦陷入到这样模式中时··|,实际上便看不到他人真正的需求··|--。 我看到的··|,只是自己是否达到了目标··|,所有的注意都聚焦在别人高兴还是不高兴··|,认可还是不认可··|--。 我活在紧张与恐惧中··|,生命能量一直被消耗··|--。直到有一天再也耗不下去··|,就奔溃了··|,出现突发的事件··|,身体出毛病··|,或是工作出现失误··|,或是莫名奇妙被人背后来了一刀··|--。

 一本叫《过犹不及》的书中说:“人们常常专注在要有爱心、避免自私自利··|--。却忘记自己的有限和界线··|--。 除非有界线··|,否则我们无法真正地爱··|,只会因为顺服或愧疚而去爱··|--。没有界线··|,我们将无法在工作岗位上发挥生产力··|,只是忙着追随别人的脚步··|--。心怀二意··|,在所行的路上没有定见··|--。” 

一次次地打击让我一点点变得成熟··|--。什么是成熟|-··?我想是一方面是知道了爱自己··|,捍卫自己的尊严与界限··|,维护自己的田地··|--。另一方面是爱他人··|,为他人付出爱心··|,用行动去做善行··|,传递光明与温暖··|--。 我也突然感恩起母亲··|,她给予我生命··|,便是最大的恩情··|--。 我是选择要用这个难得的人身··|,来快乐生活··|,对世界充满好奇··|,探索··|,活力··|,创造力··|,开创未来呢|-··?还是压抑天性··|,自我暴力··|,在黑暗里打滚··|,一遍遍抱怨··|,不肯出来|-··? 

蒋勋说:“不去附加太多的负担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反而更清楚自己生命的意义在哪里··|,美在哪里··|--。” 

后来··|,我发现每个人··|,其实都有两条命··|,一条是生命··|,一条是慧命··|--。生命是离家··|,出发··|,慧命是领悟··|,归家··|--。 生命用来体验··|,慧命要用来践行··|--。

佛家说六度修行··|,达到常乐我静··|--。 别太把苦难当一回事··|,学会自嘲··|--。《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我想··|,当我活出尊严与风骨··|,底气会慢慢出来··|,善良与柔和也不会被掩盖··|--。我会活的更加洒脱自我··|,同时又令人喜爱!

点击阅读原文可了解「家」主题相关设置··|--。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果博娱乐_果博娱乐官网_果博东方官方网站 - 分类 果博娱乐网上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