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葬花】以王国维美学思想透视《葬花吟》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作者  刘聪儿

王国维是我国近代著名美学家、文学家··|,他的著作《人间词话》、《红楼梦评论》用西方康德、叔本华的美学思想来评析中国古典文学··|,颇具艺术价值··|--。本篇文章将借鉴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的美学思想来分析《葬花吟》这首诗作··|--。

一、“境界说”

王国维说:“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且看黛玉的《葬花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景与情相交融··|,黛玉的感情已完全融入到景物中去了··|--。真乃谓黛玉心中一境界乎!这种感情··|,这种景物··|,是由自己的内心而发··|,故成黛玉自己的境界··|--。境界并非单独指景物··|,喜怒哀乐也是人内心中的一种境界··|--。黛玉写出了自己的悲、自己的苦··|,因此是带有真景物、真感情的诗··|,正是这种诗··|,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使人为之动容··|--。黛玉的悲、黛玉的苦··|,是感叹生命易逝、人生无常的凄凉··|,但由这位花季少女说出来··|,顿使人感到心肠易碎··|,悲恸难奈··|--。而躲在山坡后的宝玉听到正是这种感想··|--。黛玉的境界是如此地凄婉动人··|--。

二、赤子血泪论

《人间词话》云:“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戚··|,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故不同矣··|--。”说黛玉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没人敢否认吧!黛玉的赤子之心··|,表现在她对生命的执着上··|--。黛玉虽然孤苦伶仃··|,多愁善感··|,但是她热爱生命··|,心地纯洁善良··|--。从她爱惜落花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而如此说··|,毋宁说黛玉视纯洁的美高过一切··|--。她在《葬花吟》里唱道:“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泥沟··|--。”她视落花纯洁的美为少女纯洁的美··|,并拿此作对比··|--。她对生命、落花的热爱甚至舍不得这些东西逝去··|--。当美好的事物渐趋于无··|,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伤感的事啊!黛玉的赤子之心可见于此··|--。再来谈谈黛玉的阅世之浅··|,处于深闺的花季少女黛玉··|,自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人事··|,这虽造成了她的单纯··|,却也保留了她的性情至真··|--。她至真至美的性格··|,甚至容不得宝玉不为她开门··|,仅此一件小事就使她陷入了深深的误会之中··|,由此引发了她对落花易逝、人生无情的感慨··|--。只有至真的个性··|,才会如此执着··|--。再来看“血书论”··|,王国维说李后主的词是血书··|,难道黛玉的诗就不是血书吗|-··?李后主的词是家国人生的血书··|,而黛玉的《葬花吟》就是她那脆弱的爱情与脆弱的生命的血书··|--。一字一句··|,饱含着对生命的执着··|,对纯洁的美的执着··|--。不仅如此··|,我还要改王国维经常为人诟病的“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为黛玉有释迦、基督的情怀··|--。试想想··|,有谁会整天没事去思考花鸟虫鱼的生命如何··|,谁会怕落花被玷污··|,谁会想到红颜易老、生命易逝|-··?谁会戚戚于这些与财富名利无关的东西|-··?圣人乎!而圣人就是释迦、基督的另一种称呼··|--。黛玉的情怀、黛玉的境界、黛玉的思想··|,可见之高、之圣··|--。

三、“隔”与“不隔”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如是说:“白石写景之作······虽格韵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梅溪、梦窗诸家写景之病··|,皆在一‘隔’字··|--。”“问‘隔’与‘不隔’之别··|,曰:陶、谢之诗不隔··|,延年则稍隔矣··|--。东坡之诗不隔··|,山谷则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妙处唯在不隔··|--。”“‘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写情如此··|,方为不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写景如此··|,方为不隔··|--。”王国维所谓的不隔是指感情上自然流露··|,情景交融··|,写景上运用典故较少··|,使人容易读懂··|,再一个是写景写物多用白描的手法··|,使景物如在眼前··|,不用人去想象··|--。而黛玉的《葬花吟》多为借景直接抒发感情··|,如“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雪痕”··|,“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在感情的自然流露上黛玉做到了不隔··|--。再看景物的描写:“游丝软系飘香榭··|,落絮轻沾扑绣帘”、“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柳絮、游丝的样子如在眼前··|,对于事件的描写“掩重门”的景象也是清晰可见··|--。在描物上黛玉既没有用艰涩生僻的典故··|,也没有给读者留下太多的对景物的再次想象空间··|--。黛玉的《葬花吟》做到了不隔··|--。如此不隔的诗作··|,清新自然··|,玲珑剔透··|,蕴藉着对生命的无限深情··|--。怪不得后人将《葬花吟》时时地背诵··|,朗读··|--。于尘世中朗读这一诗作··|,使人不禁对生命的透视更加朗彻··|--。

四、对宇宙人生的态度

王国维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诗人必有轻视外物之意··|,故能以奴仆命风月··|--。又必有重视外物之意··|,故能以花鸟共忧乐··|--。”黛玉的《葬花吟》显然是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的典范··|--。比如黛玉能够细致地观察一鸟一木的情态··|,并把它们的样子铺展在诗作中去··|,这是入乎其内的反映··|--。又比如黛玉站在人生、生命、宇宙的宏观角度上来看待花朵的凋零、生命的逝去··|,并为此而哀叹··|,这何尝不是出乎其外的反映··|--。因此··|,黛玉的《葬花吟》又有写景描物的生气··|,也有诗人哲人的高致··|--。黛玉有了轻视外物之意··|,因此她能够以宏观的视角去看待生命宇宙··|,黛玉又有重视外物之意··|,因此她又能够与花鸟共忧乐··|--。花鸟的哀也成了她的哀··|,这是多么细腻的一份情思啊!对于宇宙人生的这样一种宏观的态度不仅影响着黛玉··|,更是《红楼梦》整本书的主旨:“假到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整本书不仅能出乎其外··|,也能入乎其内··|,又有细节处每个人物性格的生气··|,又有整个宏观大局内涵的高致··|--。这样一部传世之作··|,无论用哪一种文学理论来解释都是解释得通的··|--。

五、小结

《葬花吟》是《红楼梦》中一篇重要的诗作··|,它暗示着红楼梦中众多女子的最终命运··|,也暗示着人类的普遍命运··|--。花开花落··|,燕来燕去··|,生命反反复复··|,轮回不迭··|,这正是人生的规律··|--。但是如果在一个花季的年龄品味出这一点··|,想到自己老死时的情状··|,焉能不使人心中一痛!《葬花吟》以其重要的美学价值、思想价值、艺术价值影响着世世代代的红楼读者··|,使人珍惜生命··|,热爱生活··|,反思人生··|,忘却暂时的蝇营狗苟··|,去畅想生命··|,去记得那些诗和远方··|--。


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果博娱乐_果博娱乐官网_果博东方官方网站 - 分类 果博娱乐网上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