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生活让我们心如止水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总有一种生活让我们心如止水


昨天··|,我路过东平路

树木葱郁··|,一个旧相识

想不起名字··|,就擦肩而过

我习惯于这样

和旧时代的繁文缛节

擦肩而过··|,就像我随手

掐灭一个烟蒂··|,用力准确

这一切··|,是多么

简单而幸福!


十年前··|,我在东平路

我说:上海··|,这个腆腹的过客··|--。

我所说的上海

只是一具灵魂··|,或是

科幻电影中的庞然大物

也可能是我自己

和那个叫上海的城市无关


昨天··|,我路过东平路

一个玩牌的把七张牌倒扣

他叫住我··|,居然说:

请你说出生活的两面··|--。

我发现他有一种

被生活浸泡过久的

恬不知耻的冷静

 

恬不知耻的冷静

和恬不知耻的悲情都是不对的


我拐过路口

把手中的两枚硬币

高高地

抛向空中

我可以接住其中一枚

却始终没有

伸出手去


作者 / 韩国强

选自 / 《我是说万一我们走远了》··|,江苏人民出版社

 




有时候会突然遇到这样难得的温柔··|--。不忽视读者可能急切掠过的画面和人物动作··|,也不对波澜壮阔的十年表露出焦急的显耀和推崇··|--。态度轻松··|,却允许突起的字眼和针锋相对··|,冷静地告诉你“是不对的”··|--。


但这远远不够··|,温柔还照顾到故事本身··|,比如··|,修饰幸福结局的艰难历程··|--。比如诗中所说的“过客”式的艰难··|,太直白会显得刻意而肤浅··|,所以一定是“腆腹”而存在着的··|--。并使用温柔的姿势送出··|,“擦肩而过”是“习惯性”的想不起··|,“烟蒂”是“随手用力”的掐掉··|,既不是软弱的也不是平淡的··|,不会让人情绪激烈··|,又能召起持久的情绪··|--。总之··|,文字的温柔不排斥艰难故事··|,但必须使艰难故事成为日光下的旧事··|,反复发生··|--。

 

人的温柔也许并不是这样的··|,我猜··|--。


人最常见的温柔大概是等待戈多式的温柔··|--。怀抱惊喜——“他叫住我··|,居然说:请你说出生活的两面”··|,观察、有所获得——“我发现他有一种/被生活浸泡过久的/恬不知耻的冷静”··|,怀疑、又坚信一己价值判断——“恬不知耻的冷静/和恬不知耻的悲情都是不对的”··|,不断佐证、激烈抛掷··|,却又能做到果断的、冷静的··|,接受“戈多”始终没有出场··|--。所以你看··|,我略懂文字的温柔··|,却完全不懂人的温柔··|--。 

或者像古龙在《猎鹰·赌局》里说的··|,“只要有一丝温柔··|,就会变成了万般不忍··|,只要有一丝不忍··|,就变成了无限温柔··|--。”

荐诗 / 萌萌酱

声音资源加载中...

回复 朗读 ··|,或点击阅读原文··|,可至喜马拉雅电台读睡首页··|,收听 风火海喜多卉的朗读··|--。风火海朗读版本的配乐是 久石让 - Memory ; 喜多卉朗读版本的配乐是 Papillon - Secret Garden ··|--。




题图 / 黄觉

第1590日值守 / 萌萌酱、zeming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相关事宜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心如止水地转发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果博娱乐_果博娱乐官网_果博东方官方网站 - 分类 果博娱乐网上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