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来信:我在纽约外媒如何打怪升级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去年圣诞前夕··|,远在大洋对岸的邵思睿同学向我发来新写的文章··|,一份关于在国外媒体实习工作的经验总结··|,我粗略看过觉得很好··|,便答应「有空就发」··|--。


这一「空」就去了将近8个月··|--。编辑文章之前··|,我在微信上试着联系邵思睿询问她的近况··|,不过估计因为时差··|,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但并无大碍··|,她素来很拼··|--。


我翻了翻微信后台的存档··|,想起2015年底那次··|,邵思睿从纽约出发··|,坐航班飞到北京参加面试··|,然后再返回美国··|--。换做我或者其他许多人··|,的高强度奔波··|,恐怕已经累趴下了吧··|--。


有段时间我常念叨一句话:成大事者不纠结··|--。最近狂追热播剧「军师联盟」··|,我从中意识到「成大事者更需隐忍坚持」··|--。邵思睿的这篇文章··|,也潜藏与之相似的道理:当下付出的任何努力··|,都会在你今后的工作中··|,以不同的方式得到回报··|--。


如何在纽约外媒打怪升级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思睿说」

●文=邵思睿


我当初之所以读新闻系研究生··|,就是因为想做财经记者··|--。我在来哥大读新闻之前想好了要报道M&A;··|,所以学的课程都与财经新闻相关··|,虽没有涉及并购··|,但总归还是在大背景之下··|--。


毕业找实习··|,投递的简历95%都是财经新闻··|,最后也算找到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事实上··|,只有知道自己最想做什么··|,才能更好地调动所有细胞完成一件事··|--。


刚开始实习的时候··|,我做了很多research类的表格工作··|--。比如整理近3个月内所有sector的deal··|,又比如整理美国中部所有市值百万以上的啤酒公司和他们近期的动态··|,再比如整理加拿大近三个月的所有deal··|--。


我知道··|,老板之所以让我整理这些内容··|,一方面是需要资料··|,另一方面是想让我了解市场··|--。整理的时候需要研究公司数据库··|,以最快的速度和最低的错误率整理出来··|--。


整理的过程同时也是学习的过程··|,包括每个deal的法律金融顾问··|,哪些金融和法律公司擅长什么方面的advisory··|,都是从这项工作中得知的··|--。做了快2个月之后··|,我已经可以随口说出近期各个分支发生的deal··|,这为我之后的写稿工作节约了很多背景研究的时间··|--。

 

多付出的努力··|,都会在以后的工作中以不同的方式得到回报··|--。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有的人擅长做突发新闻··|,有的人擅长做视频··|,还有的人擅长做电台··|--。在把所有媒体形式都玩了一遍之后··|,我十分确定自己的优势不在以上三个领域··|,而是更适合做和策略相关的英文稿件··|--。


但和本土记者相比··|,我的劣势在于听力··|--。采访对象语速会很快··|,你需要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不漏掉他说的每一则重要信息··|--。很显然··|,明晰优势劣势··|,才能在工作中扬长避短··|,不断给自己寻找解决方案··|--。


我刚准备开始reporting的时候··|,整个8月几乎都没有约到采访··|--。那一个月在办公室过得十分压抑··|,平均每天打30多个电话··|,发好几十封邮件··|,因为我们公司只采访executive board··|,也就是CEO、CFO、COO··|, 采访很难约到··|--。


连续三个礼拜没有约到采访后··|,我开始慌了··|,于是约了我司的一位前辈聊天··|--。她和我说··|,你一定要相信自己··|,八月份很多人都在度假··|,而且市场活动本来就不活跃··|,这不是你的问题··|,但是你要换方式··|,无论打电话还是发邮件的方式··|,或许都应该有一些调整··|--。


前辈的一席话让我豁然开朗··|,之后约访数量不断增加··|,一切终于顺利进行··|--。简言之··|,遇见困难··|,分析困难··|,解决困难··|,唯一不能懈怠掉的是自己··|--。


不过就算过了采访关··|,如何写出合格的稿件依然是个大问题··|--。第一篇独立完成的稿件被编辑打回来的时候··|,我几乎已经快要认不出来了:不仅结构被调整··|,很多语句也重新被改写··|,针对文章中的内容··|,编辑又提出了很多问题让我补充采访··|--。


这是每个新人都要经历的过程··|--。每次我都会对比原稿和修改稿··|,把多次出现的错误一一记下··|,如果编辑修改的句式有某种固定的格式或套路··|,我会分析结构以便今后套用··|--。坚持了差不多一个月··|,稿件被改动的比例越来越少··|,甚至有几篇只是稍微修改几个单词就能直接发布··|--。吾日三省吾身··|,古人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前面提到的那位前辈还和我讲了她当年刚进公司的故事··|--。那时候公司里只有她一个中国记者··|,而她被分配到完全陌生的半导体领域··|,一开始也经常约不到稿子··|--。于是她开始大量搜索与中国相关的报道··|,恰逢当时新浪和阿里巴巴上市··|,她每天在办公室守到半夜··|,隔着时差采访··|,拿到了很多独家··|,工作因此越来越熟悉··|,半导体也报道得十分出色··|--。


去年8月底··|,老板和我说想要一篇加拿大的投资趋势稿件··|--。我一直记着这件事··|,正好实在约不到采访··|,便开始着手准备这篇大稿··|--。我用尽各种方式··|,一周之内在中国和加拿大寻找法律和金融顾问··|,加起来一共联系了6个人··|,其中一个我们老板还见过他本人··|--。


老板看见采访对象名单时着实惊喜了一下··|,但他不知道··|,我那个礼拜每天晚上一两个小时醒来一次查收邮件··|--。不过从此之后··|,他会更多地将收到的媒体采访邀约分给我··|,所以只有不断超出老板的预期··|,才会得到更多机会··|--。


我的第一篇稿件就是老板带着写的··|--。老板是managing editor··|,他把他的采访记录都发给我··|,我把我们两个人的采访记录综合成稿··|--。如前面所说··|,他反馈过来的邮件中··|,几乎将全文都重新写了一遍··|,我看文章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要完蛋了··|--。


但我又很不甘心··|,觉得不能就这么认输··|--。稿件发布之后··|,我主动约他聊了很多采访和写作方面的体会··|--。之后每次写大稿或者约比较重要的采访之前··|,我也会先找他要一些建议··|--。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把采访今年(2016年)最活跃的中国公司之一交给了我··|,让我试着去和他们联系··|--。虽然最后采访没能顺利进行··|,至少和对方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


实习进行到第4个月··|,我换过一次组··|,因为原来组内的hiring freeze老板暂时没钱雇我··|,而另一个组刚好缺人··|,老板为了让我能够在公司全职工作··|,决定先把我送到另一个组实习··|--。


在另一个组里··|,我主要报道能源市场··|--。经过两周熟悉市场和报道风格··|,以及一周的牛刀小试后··|,我十分确定自己不喜欢这一类报道··|--。我在不同时间以不同的方式和前老板提起此事··|,同时确保自己目前仍在该组正常水平··|,或偶尔超水平发挥完成稿件··|--。

 

我忽然意识到··|,世界上的工作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你喜欢做的··|,一种是你可以做但不一定非常喜欢的··|--。或许很多人会说要妥协··|,但我没有办法强迫和委屈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

 

我还年轻··|,没什么输不起··|,大不了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变成一个善于做不喜欢的事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扫描二维码添加主页君

加入北京新媒体故事吹水社群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果博娱乐_果博娱乐官网_果博东方官方网站 - 分类 果博娱乐